pc蛋蛋外围赌博曝光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黃埔情緣  > 正文

周恩來總理與祖父衛立煌將軍交往二三事

日期:2018-03-15 15:34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衛智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今年是敬愛的周恩來總理誕辰120周年,先父衛道然于1998年曾著有《周恩來總理與先父衛立煌的友誼拾零》等紀念文章。近些年,隨著改革開放經濟發展,越來越多有關祖父衛立煌將軍的史料被披露出來,這一往事也逐漸豐富起來。

  第一次國共合作期:周恩來與衛立煌的初遇

  1924年9月,周恩來由法國回到廣州,起初任中共廣東區委委員長。不久,就任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國民革命軍第1軍政治部主任、第1軍副黨代表等職,參加討伐軍閥陳炯明的東征。衛立煌此時是東征軍許崇智部的旅長,所部是東征軍的主力部隊之一。其間,周恩來作為黃埔軍校政治部主任隨軍到了前線。他積極鼓舞士氣,沿途發動民眾,常有驚人的救國救民新思想言論,且富有政治活動家的才華,善于組織朋友,宣傳革命思想,衛立煌對周恩來的印象深刻。

  1925年8月,周恩來與鄧穎超在廣州結婚。鄧穎超時年21歲,她氣度出眾,為人和藹,辦事周到。根據先父文章的記述:衛立煌將軍生前曾說,當時大家對中國杰出婦女都首推宋慶齡,后來又發現女青年中還有人才,鄧大姐將來必定也是杰出人物。

  叛軍陳炯明部在第一次被東征軍打敗后,退兵福建。9月,又欲蠢動,于是第二次東征開始。周恩來于10月間又親到前線督戰。衛立煌時任東征軍第3師第9團團長(旅整編)。他看到這位書生出身的主任在軍事見解方面居然有獨到之處,敬重隨之有加。隨后,在攻打陳炯明叛軍堅守的惠州時,戰斗激烈,傷亡很大。蔣介石總司令在軍事會議上表示,先不要打惠州,徑往潮梅,再走第一次東征路徑。周恩來挺身而出主張先打下惠州,端掉陳炯明老巢。結果是先打下惠州,以后的勝利隨之而來。周恩來在關鍵時刻的關鍵主張,衛立煌看在眼里,記在心上。

  1926年北伐,周恩來擔任北伐軍第1軍政治部主任兼第1師的黨代表,衛立煌仍為第1軍第3師第9團團長。此時,他與周恩來在工作和戰斗中的接觸就更多了。北伐軍第1軍進入浙江時,衛立煌因松口戰役立功,在北伐途中升任第14師師長,周恩來對他的啟發與此有很大關系。

  第二次國共合作期:周恩來與衛立煌的重逢

  1936年12月12日發生了震驚中外的西安事變,隨蔣介石在西安開會的20幾名軍政大員中,也有衛立煌。張學良、楊虎城扣押了全部與會人員,因大家均無一點思想準備,一時間都不知所措。隨后幾天,聽說中共出面調停,周恩來已率代表團從延安出發,衛立煌當即感到寬慰,他相信大家的安全不用擔心。他相信周恩來的膽略、智謀和人格。果然,西安事變得到和平解決,之后,國共第二次合作初步形成。1937年初,衛立煌調任豫鄂皖督辦公署主任,在抗日戰爭迫在眉睫之際,他積極促進國共真誠合作,共同抗擊日本大敵。春夏之際,他到廬山開會時,還用長途電話叮囑他的談判代表要與當時在三省邊區的紅28軍高敬亭部和平解決雙方駐防問題,并因此而順利達成協議,為日后的共同抗日打下了基礎。

  1937年盧溝橋事變后抗日戰爭全面爆發,華北形勢日益緊張。日軍在平津作戰得手后,本想短期內解決中國戰場問題,便增兵由山西北面進攻太原,想一舉拿下山西。山西是兵家必爭之地,誰拿下山西,誰就控制了華北。北路來的日軍是板垣征四郎的第5師團和偽蒙軍兩個師團,兵力超過五六萬人,且第5師團是日軍三大精銳師團之一(另外兩個是第18師團和日軍近衛師團)。1937年9月,山西局勢危急,衛立煌率第14集團軍正轉戰于北平門頭溝地區,后奉急電馳援山西。周恩來此時擔任中共中央軍事委員會副主席,朱德任第18集團軍總司令,也已先后到太原。閻錫山介紹完軍情后說道,中共周恩來副主席已在太原,一會兒就來。衛立煌聽后喜出望外。周恩來和他見面時,互相緊握雙手。周恩來說,十年未見了,變化雖大,終歸又回到一條戰線,共同對敵。衛立煌聽了周恩來這幾句話,感到十分欣慰。他原來擔心長期隔閡很可能有許多誤解,此時見到周恩來的真誠態度,他的擔心一掃而光。

  此后,衛立煌和周恩來、朱德多次長談,交換了對付日軍的戰略戰術。衛立煌常說,當時我國軍隊還沒有和日軍打過全面大戰,過去多年來雖然和日軍沖突不斷,都屬局部性作戰。第14集團軍中只有劉戡的第83師在古北口和日軍打過硬仗,但也屬局部性的。參謀班子也心中沒底。共產黨提出要在陣地戰外加敵后游擊戰;要有戰略運動戰;要動員民眾,組織軍民一起打持久的全民戰。這些寶貴見解我們馬上就接受了,后來的作戰都是圍繞這些框架去組織和實施的。周副主席和朱總司令在談話中向衛立煌介紹了9月下旬八路軍115師在平型關伏擊并殲滅了日軍板垣師團輜重部隊,衛立煌當即衷心祝賀。回到總部后,即用長途電話通知14集團軍駐西安辦事處,購買了上萬元的食品罐頭等約兩大卡車的慰問品,由辦事處處長親送八路軍駐西安辦事處,并附一親筆賀信交林伯渠。

  經過以上寶貴的思想交流后,衛立煌即赴太原以北的忻口陣地,組織中國軍隊在華北抗戰以來規模最大、戰斗最激烈的忻口戰役。他出任第二戰區前敵總指揮。此次戰役是國共兩軍在同一戰線上打擊外敵的最大一次戰役,共殲敵2萬余人,阻敵20多天。

  周恩來任中共中央代表和南方局書記,長期在國民黨政府所在地重慶(先為武漢)工作。1939年,衛立煌轉任第一戰區司令長官兼河南省政府主席,在此期間只要他經西安到重慶開會,總要設法和周恩來互通問候或見面長談。在抗戰期間,僅有衛立煌管轄的第一戰區洛陽第18集團軍辦事處,可以與八路軍相配合工作。自1937年全面抗戰爆發后,衛立煌從民族大義出發,力所能及地幫助了各種抗日力量,特別是為八路軍發放了4年軍餉和抗日物資。1941年年底,國民黨頑固派攻擊他幫助八路軍,因此,重慶軍委會命令衛立煌與反共出名的蔣鼎文對調職務,轉任西安行營主任。1942年初,日軍進攻緬甸,我國對外唯一通道滇緬公路眼看就要中斷,中國政府應英國政府請求,出兵支援在緬甸的英軍。衛立煌奉命到重慶報到,出任中國遠征軍第1路司令長官。他在重慶正忙于赴緬甸的準備工作,這時原駐洛陽的第18集團軍辦事處處長袁曉軒在蔣鼎文的誘騙下叛變,將衛立煌與八路軍的一些友好往來,變本加厲,添油加醋當本錢出賣。衛立煌聞此訊,不知如何是好。在處境孤立無援時,他毅然決定去訪問周恩來。經約定后,周恩來在住處等他。見面時,周恩來拉著他的手,第一句話就說,你受了我們的累。隨即拉著他到內間去詳談。據當時陪同衛立煌的秘書回憶,衛立煌走出來時面露寬慰,煩惱盡去。回到住處,他就提筆給蔣介石上書,大意是:在待職期間,他請求到成都去看望老母,好在往返路程一兩天就可,他可隨叫隨到。得到蔣的批準后,衛立煌在成都安心住了年余,總算脫離了在重慶的困境,更重要的是為他復出抗日留下了余地。

  中國遠征軍司令長官部于1943年4月成立,第一任司令長官陳誠因病去職,衛立煌于10月接任司令長官。1945年1月底,中國遠征軍與中國駐印軍經過與日軍極為慘烈的戰斗,終于打通了國際通道,存積在印度的大量醫藥、汽油等戰略物資由公路源源進入我國。

  新中國時期:周恩來與衛立煌的共事

  新中國成立后,全國歡騰,衛立煌當時暫居香港,他在欣喜之余,托有關組織鄭重地向毛主席發去賀電。電文是:

  毛主席:

  先生英明領導,人民革命卒獲輝煌勝利,從此中國人民得到偉大領袖,新中國富強有望,舉世歡騰鼓舞,竭誠擁護。煌向往衷心尤為雀躍萬丈。敬電馳賀。朱副主席、周總理請代致賀忱。

  煌十月江(三日)電

  未幾,即接到毛主席復電,尤使衛立煌欣喜。

  1955年初,周總理托摯友轉告衛立煌,黨和政府領導人仍然記得過去友誼,歡迎他回歸祖國,共同努力解決兩岸問題,盡快建設社會主義新中國,愛國不分先后。

  1955年3月,衛立煌將軍在中共的妥善安排下,經澳門、中山縣到廣州,安全回到祖國。在廣州休息時,周總理電訊頻傳。此時始知此次行動自始至終周總理均在親自過問。3月17日9時,更使衛立煌感動的是他接到毛主席的歡迎電:

  衛俊如先生:

  三月十六日電報收到。先生返國,甚表歡迎,盼早日來京,藉圖良晤。如有興趣,可于沿途看看情況,于本月底或下月初到京,也是好的。

  毛澤東 三月十七日

  此時,衛立煌除參觀會客外,就是修改他要向外界發表的《告臺灣袍澤朋友書》。稿成后他想先征求當地有關負責同志的意見,事后才知道,有的同志想讓他加上一兩句自我批評過去歷史的話,可是,周總理在北京知道此事后立刻出面制止。總理說,一改動就讓人說不真實,還有傷衛先生的感情。于是全文由新華社于3月17日只字未動發表,結果此文在國內外起到很大的作用。1955年4月6日,衛立煌一行由南方參觀后抵達北京,在車站受到有關領導和眾親友的熱烈歡迎。到北京飯店略事休息后,下午5時許,周總理派人來接。總理見到衛立煌時態度親切,欣喜之情溢于言表,此時此刻,衛立煌感到盛情終身難忘。晚間參加總理夫婦為他舉行的接風晚宴。席間,衛立煌才得知周總理于次日即要出國參加亞非工作會議,尤其使他不安的是總理日理萬機,明日出國開會,今日還抽出如此多時間與他談話。


/ 1955年,周恩來接見并宴請衛立煌。

  在總理出國后,衛立煌將軍忙于會見黨和國家有關領導人,余下時間多和親友談新中國的各項成就。4月25日,毛主席的秘書電話通知,主席將會見衛立煌將軍。17時,衛立煌見到毛澤東主席,自延安闊別后算來已有17年未見了。

  周總理回國后,即讓秘書通知衛立煌到懷仁堂聽他的亞非會議工作報告。5月20日,周總理與陳毅副總理邀請衛立煌參加招待印度外長梅農的晚宴。席間梅農外長很專注地與衛立煌談起海峽兩岸問題。宴會散后,周總理又送衛立煌回住宅。總理下車后,略坐片刻就邀衛立煌繞園觀看新居。總理邊走邊談,言辭精辟,對住宅的修繕指點有獨到之處。

  李宗仁回國后,周總理曾在某次與程思遠先生談話時提到,當時衛立煌先生回到祖國,很快安排他的工作,生活上也照應周到,這是經過慎重考慮的,抗戰時期,他為了我們,自己就受到很大影響嘛!

  1956年9月,衛立煌將軍在《人民畫報》上發表了《回到祖國大陸以后》。他寫道:“短短幾年中,祖國在工農交通等方面的建設中突飛猛進,氣魄之宏偉,誠為有史以來所未有……當此祖國轟轟烈烈建設之時,我深感無論何人都有為祖國效力的機會……我本人也能和全國人民一起參加建設事業,實屬萬幸……我雖年逾六旬,但自覺較過去更為年輕,今后我當致力于偉大的社會主義建設事業,不負祖國人民的關切和厚望。”

  1957年4月16日晚,北京飯店燈火輝煌,在這里正舉行歡迎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伏羅希洛夫元帥的盛大宴會。在宴會上,毛主席等國家領導人陪著伏老繞會場向中外來賓祝酒。當伏老走到衛立煌將軍面前時,周總理上前特地作了介紹。伏老笑容可掬地說道:“只要我們團結一致,我們是無敵的。”周總理接著說道:“國共兩黨過去已合作了兩次。”這時,毛主席插話:“我們還準備第三次合作。”散會后,衛立煌坐于家中客廳,至深夜情緒方才平靜下來。這話毛主席是首次說出的。

  1958年5月1日,一年一度的國際勞動節慶典在天安門舉辦,衛立煌將軍懷著興奮的心情前去觀禮。回到家中,他心情興奮,晚間突感不適,經醫生診斷為糖尿病并發心臟病,病情危急,當即被送至北京醫院住院治療。衛立煌將軍住院期間,承蒙黨和國家領導人到醫院看望和關照。9月5日至8日,毛主席召開第15次最高國務會議,衛立煌將軍因病不能出席,在家人讀報給他聽時得知,周總理在6日就臺灣海峽地區局勢發表聲明。他想了一會兒,便口述一函致總理。摘要如下:

  恩來總理:

  今早由家人給我讀報時,聽到您關于臺灣海峽地區局勢的聲明,我全心全意地熱烈擁護這一聲明。解放我國領土是我國人民的神圣權利,任何外力不能干涉。美帝國主義膽敢瘋狂挑釁,我們一定要向它斗爭到底,我們有力量粉碎它的威脅。

  昨天承鄧大姐親自到我家來,并送鮮花,實不敢當。知道主席同您對我的關懷尤為感謝。我一定加意療養,決心戰勝疾病,以求早日恢復,好為社會主義建設和解放臺灣貢獻一份力量。現在我雖臥病,但對我力所能及的事,愿意盡力量來作。謹布謝忱,并致

  敬禮

  主席前代致敬

  衛立煌 九·七

  在以后的幾個月,衛立煌將軍病情惡化,總理適逢在外地開會,聞訊后,曾請陳毅副總理代表他來看望。陳副總理在醫院多方鼓勵衛立煌要與病魔作斗爭,對醫院的治療方案詢問端詳。1960年1月17日凌晨,衛立煌將軍因并發肺炎,經搶救無效與世長辭,終年64歲。當天,治喪委員會成立并發出訃告。治喪委員會由41人組成,周總理為主委。1月20日,公祭大會在中山公園中山堂舉行,首都各界近千人參加。總理到中山堂時表情肅穆,心情沉重。作為主祭,他向衛立煌將軍獻了花圈。


/ 周恩來在衛立煌公祭大會上獻花圈。

  1960年1月衛將軍去世后,我的祖母韓權華難免有一種失落感。老年人最能理解老年人。為了讓韓權華精神上多些快樂,鄧穎超有空就去找她聊天,韓權華由此感到十分欣慰。1974年9月30日,周總理在人民大會堂主持建國25周年招待會。韓權華是被邀請的代表之一,但因病未能出席。次日,總理和鄧穎超看《人民日報》出席會議的名單,未見韓權華名字,鄧穎超立即打電話到衛家,才知道韓權華正生病。10月2日,鄧穎超驅車前往探望,帶去總理對她的問候。韓權華知道總理身體狀況不好,在操勞國事的百忙中,還惦念著她,對此深表感激。


/ 鄧穎超與韓權華。

  某年初秋,我還不滿8歲,剛剛記事,鄧穎超帶著一盒煙臺梨和一束鮮花來家里探望我的祖母,她一進門就握住祖母的手,噓寒問暖,得知我生病發燒,還走到床前關心問候。后來我得知鄧穎超和我祖母還有更深一層的關系。祖母是天津人,其父是位進步知識分子。鄧穎超由廣西來天津讀小學時,和祖母是同學。周恩來、鄧穎超等人發起組織的覺悟社,曾在韓家秘密開過兩次會。談及這些,飽經風霜的兩位老人都沉浸在幸福的回憶之中。

  周總理、鄧穎超和祖父、祖母交往密切,友情深厚,我從小耳濡目染,印象深刻。追憶起過去的往事,讓我再次重溫對周總理、鄧穎超的無限感恩和思念!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pc蛋蛋外围赌博曝光 快三大小单双技巧集锦 北京pk赛车官网登录 娱乐之天王系统 及时比分500完场版 澳门5分彩计划 极速赛车冠军精准计划软件 北京pk10微信群全天计划 六友论坛网站精准6码 张琳芃 时时彩后三100稳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