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外围赌博曝光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黃埔日歷  > 正文

1926年2月2日,黃埔軍校派第3期畢業生赴海南島見習

日期:2018-03-15 15:07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賈曉明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1926年2月2日,黃埔軍校派第3期畢業生赴海南島,到正在和軍閥鄧本殷部隊作戰的國民革命軍第4軍中見習。

  1925年第二次東征之際,盤踞廣東南部和海南島的軍閥鄧本殷趁革命軍東進潮梅、后方空虛之機,率領其“八屬聯軍”,侵及陽江以北、以東地區,使廣州受到威脅。國民政府派陳銘樞、俞作柏兩部迎敵,于1925年10月29日把鄧本殷的部隊打退。由于鄧部勢力相當大,南路地勢又復雜,陳銘樞等的兵力不能勝任消滅敵人的任務。于是國民政府復令朱培德為總指揮,增大兵力,以求取勝。11月17日,廣州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決議,再派黃埔軍校(第2期)監督、國民革命軍第4軍軍長李濟深率部南征,消滅鄧本殷的割據勢力。11月30日,南征軍在陽江東較場舉行閱兵式。12月1日,國民政府任命甘乃光為南路各屬行政委員(另說為專員,1924年6月起任黃埔軍校政治部英文秘書兼政治教官)。4日,李濟深布告就國民革命軍南征軍總指揮職。

  李濟深和甘乃光抵陽江后,把第4軍主力集中于高州、雷州一帶,一面辦理善后、肅清殘敵,一面準備渡海進攻海南島。12月26日,以國民革命軍第4軍為主力的南征軍攻占雷州城。南征軍是一支經過革命思想熏陶的隊伍,軍隊中每天都進行政治宣傳工作,軍紀嚴明,對百姓秋毫無犯。南征開始后,第4軍提出“不拉夫”的口號,所用挑夫,均系出資雇來,且極為優待。如第11師“對體弱不耐勞苦者,即給資遣回,出發時對于夫役之待遇,尤為注意,所挑重量,每人不過40斤,路途較遠,且得輪流休息,有病則安慎調治,并由政治部宣傳員隨時加以安慰,故恒有感于待遇之優,雖被遣而仍不愿去者”。

  第4軍政治部主任、共產黨員張善銘領導的政治工作人員,深入農村、工廠、街道宣傳和發動群眾,協助他們建立地方政權機構,幫助各地群眾組織工會、農民協會、學生會、學生軍,以及除盜安民會等各種革命團體。省港罷工的工人組織了一支1000多人的宣傳隊、救護隊、慰勞隊隨軍南征。由于南征軍進行了卓有成效的政治宣傳工作,促進了軍民合作,擴大了廣東國民政府和國民革命軍的影響和威望。第11師政治部主任林翼中在《南征記》中提到,各部隊的宣傳“使人民咸知革命軍為擁護人民利益之軍隊,故軍隊到達時,人民不特絕不驚懼,且極表歡迎”。第12師政治部在雷州期間,“派出宣傳員隨軍出發,深入鄉村曉諭民眾,結果卒能持鋤荷挺來助本軍剿匪,并告匪蹤,故能于最短期間,肅清該處盜匪”。

  雷州被南征軍攻占后,叛軍鄧本殷部僅存殘部萬人,全部退縮至海南島。鄧本殷為了阻止南征軍渡海,揚言死守海南島3個月后,北洋政府便會設法援助,并以“特別軍務督辦”名義,頒布瓊崖全島水陸戒嚴令,令各部隊嚴密布防各港口,重點扼守秀英炮臺和海日至臨高角一帶要地;所有出入船只,均須停泊秀英炮臺前,施行嚴格檢查,才可以入港。為了加強瓊州海峽防御,鄧本殷又電請北洋政府急派援兵。海軍總長杜錫珪派來通濟、江元兩軍艦,日夜在海面巡防。

  1926年1月上旬,隨著東征的完全勝利以及廣東省南部局勢的安定,廣州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命令李濟深負責指揮所部渡海作戰,并限一個月內肅清鄧本殷叛軍,占領海南島。李濟深得到命令后,即率領由東江調來南路的張發奎、陳濟棠兩部進駐雷州。

  17日,李濟深來到雷州半島的外羅港,指揮南征軍分三路渡海進攻海南島:一路由第12師副師長張發奎率領,自外羅港出發,直趨文昌縣的鋪前港;一路由瓊崖討鄧軍第1支隊指揮王鴻饒統率蔡春霖團、劉金甫團,自雷洪港向陵水縣之新村港進發;一路則由第11師師長陳濟棠率領向儋縣墩頭港靠攏。以上三路人馬分乘兵艦和200多艘帆船,強渡瓊州海峽。但第4軍沒有足夠的渡海船舶,只能先渡一個師。考慮到張發奎對12師剛剛接任不久,部隊上下還需要磨合,第4軍軍部命令陳濟棠的11師先行渡海。但在討論過程中,陳濟棠提出種種意見,不肯先渡,于是軍長李濟深要張發奎率軍先渡,軍部指揮11師跟進。張發奎則提出條件:誰先登陸海南島的海口就可獲得3000大洋的獎金,軍長李濟深為鼓舞士氣,當即表示同意,并為12師大批補充軍火與其他軍需物資。

  12師接到進擊海南島的指令后,師部參謀處就在廣州灣設立了情報機構,同時派遣出生于海南島的商人或農民前往海南島偵察敵情。值得一提的是,南征軍一般不會派遣參謀人員潛入敵營去收集情報,因為當時軍人很容易被識破——軍帽的帽檐會在軍人的額頭留下深刻的印痕,容易暴露身份。

  17日上午9時,張發奎率第12師朱、黃兩團及第1獨立團云瀛橋團為第一路,在安北、平南、丕亞等艦的掩護下率先渡海。三艘艦艇中,以安北艦馬力最大,且裝備最好,張發奎乘該艦先行出發。當船行駛至瓊州海峽中央時,因風逆浪大,軍艦所拖的木船被迫解纜。安北艦只拖一船運載著云瀛橋團一個連繼續領先前進,平南、丕亞兩輪因馬力較小被拋離很遠。下午5時半,張發奎率部乘安北艦先抵達新欖港。由于水淺不能上岸,張發奎命令船舶在海岸外停泊,尋找登陸地點、觀察敵情,等待后面的船只到齊后再開始登陸。可直到6點半,仍未見后續各船影子。張發奎認為天黑后登陸更加困難,于是令云瀛橋團的一個連在炮火的掩護下強行登陸。新欖港的鄧本殷部守軍沿海岸線散開,機關槍、步槍密集向一連猛烈射擊。在張發奎指揮下,12師官兵迅速開炮,擊中敵人,軍艦也鳴響了汽笛助戰。守敵見狀,稍稍向后退縮。乘此時機,12師登陸部隊十余人,已從舢板下水,隨后特務連一個班也迅速跟進,在敵軍槍林彈雨中奮勇搶灘。鄧本殷部見狀,開始向鋪前市方面逃竄。此時,木船載著后續部隊先后趕到,迅速登岸,配合前方部隊乘勝追擊。12師一路窮追猛打,很快就占領了距海口約60里的鋪前市。

  18日,南征軍繼續追擊,占領了錦山市、湖山市和瓊山縣三江市,并往西向瓊山、海口方向進擊。據12師政治部報告描述:“自1926年1月17日我軍渡瓊登陸后,所過之處,老壯婦孺莫不空巷來迎,夾道歡呼;當我軍先頭部隊一到,而爆竹劈拍之聲大作,此止彼起,卒不能禁。其離大道稍遠之村落,遙見旌旗,即汲水置于道左,以代壺漿。”

  南征軍渡海成功,讓鄧本殷慌了手腳。原有在海口協助防守的兩艘軍艦,因多日沒有發餉,故而撤走,其部隊略做抵抗后即紛紛退卻。鄧本殷將部隊重新進行了改編,任命陳德春為第1師師長,馮銘楷為第2師師長,陳鳳喜為第3師師長。22日上午9時,南征軍張發奎部攻打瓊州瓊山縣城,駐瓊山縣城的鄧本殷軍旅長王文玲將其師長陳德春扣留,率部投降,張發奎于10時就占領了整個瓊城。南征軍的王鴻饒也率蔡春霖團、劉金甫團3000余人渡海后從崖陵新村港登陸,很快就占領了儋崖各屬。隨后,第11師陳濟棠部也從儋縣墩頭港順利登陸。張發奎、陳濟棠、王鴻饒等軍乘勝合力攻打海口,叛軍根本沒有抵抗便棄城而逃,以至南征軍幾乎不費一彈就占領了海口。李濟深、副軍長陳可鈺偕同第4軍軍部成員以及蘇聯顧問不久也進駐海南,在海口設立了指揮部。李濟深按照事先的約定,賞給12師3000大洋,張發奎把錢分給3個團,加菜慶祝勝利。

  鄧本殷、陳鳳喜在南征軍未到之前,于22日早乘日本兵艦(據說該艦是鄧本殷花20萬元雇來的)離海口逃往廣州灣(湛江),另一名叛軍首腦馮銘楷也乘船逃往安南海防。鄧本殷敗退時,北洋政府派練習艦司令曾以鼎率3艘軍艦南下救援鄧本殷,軍艦駛至海口附近時,正值鄧本殷棄軍逃離之際,北洋軍艦眼睜睜看著八屬聯軍全線潰敗,沒幫上鄧本殷半點忙。

  鄧軍各部除被俘外,其余殘敵約3000人退入山中頑抗,南征軍在海南人民的積極支持下,派隊追殲,迫使殘敵紛紛向國民革命軍繳械投降。1月28日,李濟深致電國民政府,報告戰果,電如下:“(1)我軍克復瓊州,經已電呈;(2)鄧逆僅以只身乘商船司馬懿號逃走,殘敵悉數向各屬潰散;(3)現今各部,分區肅清散軍;(4)敵艦5艘,除廣南1艦在逃未獲外,余均為我軍收復;(5)敵遺下制彈廠、制槍廠各一所,存機器材料甚多;(6)此役繳獲槍千余桿,并獲敵彈數十萬,軍用品無算,余容后報。”以后,張發奎、陳濟棠分兵進剿,鄧軍殘部紛紛投降。國民黨中央特致電李濟深,予以嘉獎。電稱:“鄧逆本殷,據瓊逞惡,久稽天討。執事奉命南征,能與最短期間,犁庭掃穴,拯民于水深火熱之中,而登之衽席之上,足見執事忠于黨國,尤見革命軍隊所向無敵。尚望奮勇窮追,盡殲丑類,并于師行所至努力宣傳,使群眾了然于本黨用兵之意,勃發其參加革命之心。殘臘征途,諸希珍慎。”2月2日,黃埔軍校派出第3期畢業生赴海南島,到第4軍中見習,以求為學生增添實戰經驗、為南征軍補充力量。

  至2月底,海南島上的鄧本殷部已基本肅清。至此,橫行廣東南路數年之久的鄧本殷軍閥集團徹底覆滅,2月15日,李濟深再次致電國民政府,請求救濟雷州民眾。不久,國民政府任命張難先為瓊崖各屬行政委員,李濟深奉命回到廣州。國民政府在洋花廳舉行歡迎會,汪精衛致歡迎詞,由李濟深報告南征的經過。4月1日,李濟深發表通電,宣布取消南路總指揮部,南征鄧本殷的軍事行動徹底結束。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pc蛋蛋外围赌博曝光 19093期胜负彩佬牛推荐 河内时时彩5分人工计划 河北麻将 彩票360开奖 北京幸运28走势开奖图 重庆时时分析软件是不骗人的 免费综艺节目的公众号 彩色篮球场 腾讯五分彩开奖号 赛车pk10每天多少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