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外围赌博曝光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黃埔歲月  > 正文

呂梁山戰斗歷險記

日期:2012-03-01 09:06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馬福林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我是獨子,又是孤兒。父親跟隨劉志丹叔叔鬧革命,在我兩歲時被捕,后慘遭殺害,時年26歲。母親后來也被殺害,是祖母將我撫養長大。原定邊縣是革命紅區,安邊是國民黨控制的白區。我在安邊工小讀書,在此期間深受兩位老師愛國主義教誨,教我們唱抗日救亡歌曲,揭露日本鬼子侵華戰爭帶給中國人民的深重災難,帶著我們慰勞傷兵等。后來才知道二位老師均是共產黨地下工作者。

  有一天下午,猛然間防空警報拉響,原來是日本鬼子出動了36架飛機轟炸榆林,我們聽到后迅速躲進在半山腰修筑的防空洞中,接著就聽到飛機聲隆隆響成一片,炸彈不停地往下投擲,霎時間濃煙滾滾,山崩地裂,瘋狂了好一陣子后飛走了。警報解除后,我們跑到街上一看,只見遍地瓦礫,一片廢墟,尸橫遍野,慘不忍睹。有一位鄉親的尸體上半截被炸到了樹杈上,下半截沒了蹤影。目睹家鄉遭此橫禍,激起我們對日寇暴行的義憤填膺。當時我帶領同學們高喊:“打倒日本帝國主義!把鬼子趕出中國去!”等口號。從那一刻起,我立志當兵,保家衛國。

  1941年,七分校劉天民來到榆林招收十七期入伍學生,我欣然報名參加考試,僥幸錄取。臨別時給老師和同學留言:“男兒立志出鄉關,不滅倭寇誓不還。到處都是青山野,哪里不是葬身處。”含著熱淚,辭別了老祖母。

  經過29天的徒步行走,到達了西安后去鳳翔縣陳村入伍。三個月的入伍生訓練后正式進入學生總隊。我被編入第十七期十五總隊一大隊一中隊,前往王曲接受教育。李宗仁視察西北時來到七分校,對學生進行了一次甄別考試,在口試 “敵人向我們射擊時我應該采取什么動作?”時,因我把“隱蔽還擊”錯答為“前進”,被退班降級,成為十八期十二總隊學生。畢業前半年,被分配去前線作戰實習。

  呂梁山(河津)有一個彈藥庫的防守部隊,長官謝甫三。這個彈藥庫非常重要,里面存放著彈藥、供給、被服等,是專門供應大部隊的。防守彈藥庫有兩千多官兵。

  我被分到了機槍連一排一班,營房是在戰壕掩體中。聽說鬼子來了兩個旅,一個皇協軍大隊,還有漢奸一個大隊,近一萬多兵力,再加上飛機數十架,大炮48門,坦克裝甲車等,深知敵我力量相差很大。但我軍將士團結一致,士氣旺盛,誓與陣地共存亡。

  敵機輪流不停地對我陣地狂轟亂炸。我建議班長用重機槍把鬼子飛機打下來,班長說不可,高射一下把飛機打下來還好,如果打不下來,那就暴露目標危害更大。鬼子想先用飛機大炮把我軍陣地炸翻擊垮,然后步兵一舉突破防線,但我軍穩如泰山堅守崗位,絕不動搖。敵機轟炸后的第一天,鬼子調來步兵攻擊我陣地,一天連沖四次,皆被我軍擊退;第二天,先用坦克沖我防線,因我陣地是利用半坡構筑的絕壁,坦克上不去,后邊的步兵在輕重機槍的掩護下,波浪沖進,皆被我軍阻擊退去;第三天,鬼子增加兵力向我步兵陣地連續沖鋒,下午一次猛沖時眼看陣地到了危險關頭,我步兵手挽數枚手榴彈跳出戰壕扔向敵群,接著拼起刺刀,有的士兵還提著大刀直向鬼子砍去。鬼子鬼哭狼嚎聲響成一片。

  這天早上,我把裝彈任務交給另外一個兵,開始接過機槍射擊敵人,機槍掩體是立式的,我一氣打了四五帶子彈,正在射擊時,忽然前面炮彈爆炸轟隆一聲,我當時覺著胸前猛疼,還在繼續準備射擊,班長說小馬你胸前出血了,不說猶可,一說我當時覺得胸部疼痛,不能射擊,只有忍痛幫助裝彈,官兵一致同仇敵愾,就這樣激戰一晝夜,雙方死傷慘重,血流成河。

  我軍步兵死傷特別多,我重機槍班也死了4人傷2人。日本鬼子越發瘋狂,飛機大炮連續轟炸,步兵成八路縱隊沖向我陣地,猛打硬沖,前方有撐不住的樣子。天剛黑,連部命令機槍班做好撤退準備,笨重東西一律不帶。我一聽只穿了一身黃單軍服,其它大衣、軍毯都扔了,只抱了五個杠子饃,開始跟著就跑。正是十月天氣,北風呼呼,寒冷要命。正走著看見腳下一張干山羊皮,陜北娃知道山羊皮可以防寒,蹲下把五個饃卷在山羊皮中,就跑著趕上大隊。不一會兒前邊有了敵情,隊伍馬上停下,我也停下來找饃吃,可不知什么時候饃都溜掉了,吃不上了。由于數十天的疲勞,我站在那里居然睡著了,不知過了多久,后邊的士兵推了我一掌,你咋不走,我說往哪里走,他問前面的人呢?我一看沒人了。第四天半夜,偶遇一人身穿長衣,頭戴禮帽,一看就像是漢奸,是鬼子的密探。我們問他是干什么的,他說是做小生意的。貨呢?貨寄在村里,我們又問他見過我們的大部隊嗎?他說,是前三天退卻下來的國民黨兵嗎,他們都死在黃河里了。他接著將事情的經過告訴了我們。原來在我睡著后,前面的人都走了,走到風陵渡(敵人已占)搶了五只大船過河,不久就被鬼子哨所發覺,照明彈連續發射知道是我方退逃下來的部隊,就用機槍步槍齊打,可巧對岸我軍以為敵人偷渡,也同時開槍。這時渡河的前進不得,后退不能,只盼天亮,聯絡聯系。不巧天麻明,敵機兩架連轟炸帶掃射,沒多久,四五百忠勇將士都死于黃河之中。而后,守河部隊還給上級報功說鬼子偷渡,被我河防部隊完全消滅在黃河內(此事在后來我到渭南后見到報紙號外得知)。這時我后邊的士兵聽了那人的講述才對我親近地說:“你睡著了救了我們二十幾個人的命,同時也救了你自己的命。”

  這時我們再想找到大部隊已經沒有指望了,只有利用那人把我們帶出危險區,并威脅他說:“咱們都是中國人,如果你敢把我們送給日本人,我們就先打死你,然后我們再死。”說罷,在那人頭上支了兩支槍,槍口對頭。那人戰戰兢兢,在前邊帶路,直到天亮,帶到我二戰區前哨,接洽以后,給我們派飯的老鄉們擔來了玉米面饃、包谷面糊湯,我四天沒吃飯了,好好飽餐了一頓。飯后,部隊把我送過黃河,到宜君縣界有八路軍指導員把我們接回去,熱情招待。那時八路軍真苦,穿的是粗布衣,吃的是小米飯,挖回野菜白開水煮一下,沒油沒醋撒把鹽就行了。

  我們住了3天,指導員說:愿意在我們這里干的留下,不愿意的請回。當時有3個青年兵投了八路。其他的人由指導員送到國共軍隊交界處握手分別。我們回到韓城縣師部立刻收容,那時才收了129人。我到軍醫務所去治傷,醫生說受傷已久,肋骨斷裂要動手術住院,我七天后出院回校。●                    

  (寧夏黃埔軍校同學會提供)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pc蛋蛋外围赌博曝光 色子的玩法 pk10走势图公式 时时彩平台奖金高9.9798 10分快3大小单双技巧 斗地主玩法规则 时时彩后三6码 在线pk10官网开奖记录 51彩票快三登录 pk10计划软件免费 微信交易单号尾数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