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外围赌博曝光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2017年第五期  > 正文

1926年1月17日,黃埔軍校舉行第3期學生畢業典禮

日期:2017-09-20 09:29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賈曉明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1926年1月17日,黃埔軍校舉行第3期學生畢業典禮。第3期于1924年12月開學,學生多為從上海和廣州等地經過考試后選拔出來的,錄取總人數1300余人,經過甄別考試,實有畢業生1225人(《蔣介石年譜初稿》記為1224人,湖南省檔案館藏《黃埔同學總名冊》為1233人),舉行宣誓。蔣介石、汪精衛、宋慶齡、何香凝等參加典禮。畢業生除部分留校任職外,大多數分派到國民革命軍第1軍任職,部分從事政治工作,也有不少人從事地方農民運動、工人運動,還有人被派入北方軍閥統治區,在敵軍內部從事地下活動,并在北伐戰爭中發揮了積極作用。軍校第3期學生的最大特點之一是從本期開始,軍校設入伍生制,即新生入學先受3個月入伍生教育,期滿考試及格,始編為正式學生。值得一提的是,第3期學員中出現了第一位臺灣籍學員黃濟英,以及5位朝鮮籍學員。

  抗日戰爭爆發后,3期生相繼奔赴抗日戰場,立下赫赫戰功。以戴安瀾為代表的一大批3期生在抗日戰場上為國捐軀,其事跡廣為流傳。

  “他是抗戰以來陣亡的政工同志階級最高、死事最烈的一位”

  周復,字旭人,黃埔軍校3期生。抗戰全面爆發后,1938年11月下旬,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成立魯蘇戰區,蔣介石親自決定調周復擔任戰區政治部主任。

  周復率部進入位于山東安丘的城頂山防區后,大力開展抗戰宣傳,鼓舞官兵士氣。為此,他召集官兵每晚集體收聽抗戰新聞,并組織創辦了魯蘇戰區的第一張報紙——《陣中日報》,堅持每日出版,報道國內外抗戰要聞,號召國人抗日救亡。另外,周復還組織定期演出《黃河大全唱》《大刀進行曲》《流亡三部曲》《保衛大魯南》等劇目、歌曲,并教大家唱救亡歌曲,對官兵和當地群眾進行愛國教育。

  魯蘇戰區的不斷發展壯大,嚴重地威脅著日寇的后方安全。特別是敵人的主要交通命脈——膠濟線、津浦線和隴海線三條鐵路干線,以及橫貫魯南的臺濰公路干線,隨時都有被中國軍隊切斷的可能。為此,自1941年冬至1943年夏,日軍連續對魯中南實施大“掃蕩”。1943年2月17日,日軍駐膠濟鐵路沿線的獨立混成第5、第6旅團及獨立混成第7旅團一部,并配屬偽軍,共計2.5萬余人,在12軍司令官土橋一次指揮下,掃蕩安丘西南城頂山地區,企圖尋找機會全殲戰區主力。

  城頂山戰役打響后,周復率800余人于2月20日黃昏時分向東撤去。21日黎明時分,行至張家溜一帶。此時日軍獨立混成第5、第6旅團已竄入張家溜、城頂山一線,對該區中國軍隊形成左右夾擊之勢。周復率部搶占了張家溜西南的山頂,踞險死守。在打退敵人數次進攻后,周復見糧彈不繼,判斷不可久守,于是下令突圍。他親自率敢死隊員60人當先向山下沖殺。當行至城頂山東北角半山腰時,不幸胸部中彈,隨行的政治部機要秘書雙鳧急忙把周復抱到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解開已被鮮血浸透的棉衣,簡單進行包扎后,背起他隨部隊一起撤退。周復為了不拖累部隊,堅決要求放下他,并掏出手槍要自戕。部下奪下他的槍,背著他繼續撤退。怎奈因傷勢嚴重,流血過多,周復在下令燒毀密電碼等要件后力竭殉國,享年43歲。

  周復是國民黨在抗戰史上犧牲的最高級的將領之一。蔣介石得知周復陣亡,十分痛惜,稱周復“出身軍校,歷任軍事及黨務工作,十余年來,忠勤不懈”,“就任魯蘇戰政治部主任經渝青訓時,以成仁自矢”。國民政府明令褒揚,追贈陸軍二級上將。張治中將軍在回憶錄中這樣評價周復:“他是抗戰以來陣亡的政工同志階級最高、死事最烈的一位。”1995年,山東省人民政府追認周復為革命烈士。

  “抗戰期間一個師三名軍事主官全部殉職的,僅此一例”

  王竣原名俊,亦作浚、峻、駿,字杰三,陜西蒲城人,黃埔軍校3期生。1926年黃埔軍校畢業后,他回到陜西軍隊中服役,先后在楊虎城部任副官、手槍隊隊長和營長。1932年秋,任陜西警備第1旅第1團團長。1935年,升任陜西警備第1旅旅長。1937年抗戰全面爆發后,王竣部編入國民革命軍第38軍第177師。11月,太原淪陷后,率部擔任黃河防務,同日軍作戰。1938年,在胡宗南、蔣鼎文的策劃下,警一旅從38軍分化出去,被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編為新編第27師,王先后任副師長、師長。1940年,王竣部奉命再渡過黃河,進入晉南中條山區,支援在這里浴血奮戰的官兵,與日軍展開數十次戰斗,炸毀日軍倉庫, 破壞日軍運輸線,給日軍造成相當大的威脅。1941年5月7日,近10萬日軍在飛機、大炮的掩護下,又向中條山發動猛烈進攻。中條山抗日軍民英勇抵抗,戰斗非常激烈。王竣部的防地在中條山臺砦、馬泉溝、曹家川、門坎山、羊皮嶺、黃家莊一帶。王竣得知日軍將發動大規模進攻的消息后,立即進入指揮位置,命令部下做好一切戰斗準備。新編27師陣地是日軍的主攻方向,王竣親臨前線,用保衛祖國光榮等愛國思想教育將士們,鼓勵他們奮勇殺敵,報效國家。全師將士奮勇抵抗,與日軍展開了肉搏戰,誓死堅守陣地。經過兩天兩夜的激戰,由于處于內線作戰,27師人員和彈藥的消耗無法得到及時補充,消耗嚴重,戰斗力大為減弱。5月9日正午時分,日軍在飛機和炮火的掩護下,再次向27師陣地發起猛攻,雙方拼死格斗,戰局逐漸對27師不利。在萬分危急的時刻,有人建議轉移陣地,向后撤退。王竣激昂慷慨地說:“未殲敵恥耳!與陣地共存亡。”此時,王竣振臂一呼,全體官兵又與日軍展開了血戰。戰至黃昏,所部官兵傷亡慘重。戰斗中,王竣身負重傷,和師參謀長陳文杞(黃埔5期)一起在臺砦村西的雷公廟嶺陣地上壯烈殉國。余部在副師長梁希賢(黃埔5期)帶領下繼續堅持臺砦村陣地,傷亡殆盡,梁希賢跳黃河自殺殉國。有學者指出:“抗戰期間一個師三名軍事主官全部殉職的,僅此一例。”

  國民政府為表彰王竣壯烈殉國的事跡,特追贈他為陸軍中將。1987年5月7日,陜西省人民政府追認王竣為革命烈士。2014年,王竣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

  “誓與陣地共存亡”

  1924年黃埔軍校成立后,組建了軍校衛兵隊負責蔣介石的安全警衛與侍從。后來,衛兵隊擴編為特務營,北伐戰爭時期又在特務營基礎上擴編為國民革命軍總司令部警衛團,作為蔣介石的侍衛扈從部隊。1927年,民國政府定都南京,警衛團再次升格,擴編為首都警備師。1931年12月,警衛第2師改稱第88師,接受德式裝備和德式訓練。

  1937年8月淞滬會戰開始后,第88師損耗巨大,有的連隊進行過四五次兵員補充。12月,第88師參加南京保衛戰,由88師262旅、264旅負責防守雨花臺地區及中華門。262旅旅長朱赤是黃埔3期生,少將軍銜,與同為黃埔3期生的264旅少將旅長高致嵩部協同作戰,共同堅守陣地。12月9日,雨花臺之戰打響,日軍猛攻雨花臺戰略要點,遭守軍第88師頑強抵抗。朱赤、高致嵩率部堅守陣地,多次打退敵人的進攻,但守軍死傷甚重,于10日被迫退守二線陣地。不久,二線陣地工事也被日軍炮火摧毀,262旅、264旅在朱赤、高致嵩的帶領下據守核心陣地繼續戰斗,并擊退了沖入城內的一部日軍。

  12日,日軍將主力投入雨花臺、中華門一線,并出動飛機和重炮猛烈轟擊88師陣地,致使陣地上的浮土高達1米,賴以掩蔽的樹木幾乎被拔光。朱赤站在雨花臺高聲對部下說:“最關鍵的時刻到了,我們與敵人決一死戰,誓與陣地共存亡!”他命令把幾十箱手榴彈的蓋子全打開,等日軍攻至陣地前沿時,幾百枚手榴彈同時引爆,打得日軍血肉橫飛。

  朱赤發現,只有與日軍攪在一起,日軍的重武器和空中優勢才無法發揮威力,便組織敢死隊殺入敵群。戰斗進行得異常慘烈。1個多小時后,100名敢死隊員僅4名生還。上午10時前后,朱赤被日軍的炮彈片擊中,身上幾處受傷,腸子都出來了。朱赤自己將腸子塞進去,手持兩把德國駁殼槍,打掉了8個彈夾的160發子彈后,由于體力不支倒地。上午11點左右,朱赤壯烈殉國,享年33歲。

  264旅官兵在高致嵩的帶領下,殺向敵陣,和敵人拼起刺刀。短兵相接中,高致嵩的一只耳朵被敵人打掉,鮮血直流,但他顧不上包扎,忍著劇痛與敵人廝殺,誓死堅守陣地。他率部左沖右突,寧死不退,后因敵機的猛烈轟炸和重炮的轟擊,陣地全毀,高致嵩和264旅大部分將士一同壯烈殉國,享年38歲。

  國民政府為表彰朱赤、高致嵩抗日救國、壯烈犧牲的事跡,特追贈二人為陸軍中將。1986年、1987年,江西省人民政府、浙江省人民政府追認朱赤、高致嵩為革命烈士。2014年9月1日,兩位烈士同被列入民政部公布的第一批3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

  “黃埔生將領抗戰殉國第一人”

  王潤波于1924年考入廣州黃埔軍校第3期。1926年1月畢業時,因學業優異,精明強干,被留校擔任第4、5、6期教官,他參加過北伐戰爭,后奉黃埔軍校之命去重慶川軍劉湘部軍官訓練團任大隊長。1930年,隨中央軍部隊駐徐州擔任城防。

  九一八事變后,日軍大肆增兵熱河,逼近長城。1933年1月,國民政府以劉戡第83師、黃杰第2師、關麟征第25師和騎兵1旅、炮兵4團合編為第17軍參加長城抗戰。年僅27歲的王潤波升任國民革命軍第17軍25師75旅149團上校團長。王潤波在出發前夕曾向全團官兵講話說:“我們即將開赴前線,日寇侵我河山,凡是中華兒女莫不切齒痛恨,保國衛民,人人有責。北上抗日,乃是軍人神圣職責,我們決心效命疆場,愿為祖國灑熱血,不讓日寇進長城。”部隊到達密云縣時,王潤波曾給母親陳今圖寫了最后一封信。信中說:“日寇占領了東三省,又來大肆進犯長城,為救民族危亡,兒將率領部隊北上,奔赴長城,誓與日寇拼死斗爭,與古北口共存亡,望勿以兒為念。”

  149團是25師先頭部隊,奉命保衛長城古北口。王潤波隨關麟征率部于古北口以南防線。3月11日拂曉,為強占潮河支流北岸高地的有利地形,關麟征、王潤波率領149團赴右翼前線指揮戰斗,擬強占潮河支流北岸高地。不料剛到山腰,即遭敵人的阻擊,149團與敵搏斗,雙方短兵相接,反復沖殺,戰斗極為慘烈。戰斗中,關麟征5處受傷。敵人的一個火力點,將149團將士壓在谷地。在危急之際,王潤波一手執槍,躍出掩體,警衛排緊跟其后。但就在此時,王潤波被飛來的日軍炮彈擊中,壯烈殉國,尸骨無存,時年28歲。因援軍及時趕到,關麟征指揮第25師最終將敵人擊退,占領了高地。戰后,關麟征被送至醫院治療,師長之職由杜聿明代理。

  此役149團僅存5人(4人重傷,1人輕傷),25師傷亡共4000余人。王潤波為國捐軀,被譽為“黃埔生將領抗戰殉國第一人”。國民政府追贈王潤波為國民革命軍陸軍少將,并舉行了隆重的追悼儀式。蔣介石等23名國民黨軍政要員為王潤波烈士題寫了“血濺長城,心揄漢族”等挽聯。1987年,人民政府向王潤波家屬頒發了革命烈士證書。2015年,王潤波入選第二批600名著名抗日英烈和英雄群體名錄。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pc蛋蛋外围赌博曝光 王中王一肖中特论坛公开资料 江苏省7位数预测号码 一分时时彩玩彩网 时时彩五星定一码计划 幸运飞艇后二计划 201六开彩开奖记录 北京快三最近1000期走势图 新时时人工计划群 河北十一选五429期开奖结果 快速时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