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c蛋蛋外围赌博曝光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黃埔軍校同學會  >  2019年第二期  > 正文

心系黃埔 往事歷歷——回憶《告臺灣同胞書》發表后父親陳頤鼎參與的兩岸交流工作

日期:2019-04-03 10:05 來源:《黃埔》雜志 作者:陳萬中

字號:  [小]  [中]  [大]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20世紀70年代末,鄧小平高瞻遠矚抓住機遇,促成中美1979年元旦正式建立外交關系。同日,國防部長徐向前發表了《停止炮擊大、小金門等島嶼的聲明》,歷時21年的金門炮擊正式畫上了句號;中華人民共和國全國人大常委會發表《告臺灣同胞書》,提出結束兩岸軍事對峙狀態,倡導加強兩岸同胞往來,通過政治談判實現祖國統一。這一方針政策在臺灣島內和海外產生了空前熱烈的反響,對國民黨僵化的大陸政策形成了強大沖擊。

  一批年逾古稀甚至進入耄耋之年的黃埔學子,通過各種渠道紛紛向中共中央建議,希望成立黃埔軍校同學會。黃埔軍校是國民革命軍隊的策源地,有悠久的歷史和光榮的傳統,當年長洲島上一大批熱血青年為打倒帝國主義和封建軍閥,集合在孫中山先生的新三民主義旗幟下,國共兩黨攜手并肩,共同開創了廣東革命根據地,促進了工農運動在全國,特別是在南方的蓬勃發展,建立了嶄新的黃埔革命武裝。黃埔師生東征北伐,創立了大革命的宏偉業績。抗戰時期,黃埔畢業生30余萬人投入戰斗,在各部隊中擔任師級以上職務者就有200余人,為抗戰的勝利做出了突出貢獻。

  1941年,中國共產黨在延安地區成立黃埔同學會延安分會,徐向前任會長。新中國成立以后,黃埔同學各依所長從事著政治經濟軍事文化等工作。雖然歲月流逝,但廣大黃埔同學對母校,對昔日的同學都有著特殊的感情。黃埔同學們有著豐富的人脈資源,但由于聯系尚不密切,未能充分收到互相砥礪的效果。把黃埔同學團結起來,可以發揮黃埔同學獨特的優勢,更好地為發揚黃埔精神、推動祖國統一出力,因此,成立黃埔軍校同學會極為必要。

  1983年,鄧小平采納了眾多黃埔學子的建議,中共中央決定成立黃埔軍校同學會。1984年6月,黃埔軍校同學會正式成立,德高望重的徐向前元帥任會長。隨即,南京黃埔軍校同學會于1985年4月成立,下轄江蘇、安徽、山東、江西四個省的工作組,我的父親陳頤鼎任副會長。1988年8月,江蘇省黃埔軍校同學會在南京成立,父親任會長,直至1994年逝世。父親擔任會長期間,不辭辛苦,全身心投入到黃埔軍校同學會的工作中去。在父親生命的最后十年里,經常晚上還在燈下寫文稿,他留下的20多本工作筆記,工工整整地記錄了黃埔工作的點點滴滴。他對黃埔軍校同學會傾注了大量心血。父親思維縝密,工作態度認真,記憶力強,觀察敏銳,會中的事務親力親為,自己能做的事絕不假手他人。父親一輩子都以誠和至謙作行為準則,永遠抱著寧予勿取的態度對待他的同事、同學和朋友。他為促進祖國和平統一事業奉獻了他的余生。父親辭世后,省政府各級組織、領導給予父親很高的評價。人之一生不過寒暑數十載而已,衡量一個人的價值,要視其對國家對社會有何貢獻。父親的教誨和行為深深地影響了我,使我對黃埔軍校同學會也有了一份特殊的感情。

  

  1985年4月,南京黃埔軍校同學會成立大會后,同學會領導成員和工作人員合影。

  《告臺灣同胞書》發表以后,臺灣當局仍堅持著與大陸及中國共產黨“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的三不政策。1982年7月,蔣經國發表了一篇悼念其父蔣介石的文章,文中寫道“切望父靈能回到家園與先人同在”,還表示自己“要把孝順的心擴大為民族感情,去敬愛民族奉獻國家”。文中思鄉之情溢于言表,文章刊登后廖承志先生積極響應,致函蔣經國先生,廖家與蔣家有著深厚的歷史淵源,以兄長身份表示愿意赴臺北談統一問題,表達了大陸一方對臺灣方面接觸來往及和平統一的誠意,并從國家利益角度,深明大義,曉之以理,說理透徹,語氣委婉。函中引用了魯迅先生的著名詩句“渡盡劫波兄弟在,相逢一笑泯恩仇”,函中“愿弟慎思,望弟再思,尚望三思”這三個“思”情真意切,十分感人。但蔣經國先生為了堅持“三不”政策,自己沒有回復,卻讓在美僑居的宋美齡以長輩的口吻代為回復廖,闡述自己對祖國統一的態度。她在信中說:“經國主政,負有對我中華民國賡續之職責,故其一再聲言‘不接觸、不談判、不妥協’,乃是表達我中華民國、中華民族及中國國民黨浩然正氣使之然也。”這封信自然是糾葛在國民黨失敗情緒中難以自拔,雖然此信是由美國發出不算是由臺灣直接發出,但是其重要性是這次書信的一來一往,已成為自1949年以來兩岸領導層之間的第一次公開的信函往來。

  

  陳頤鼎的詩作

  自這次公開的信函往來之后,江蘇省有關部門領導積極鼓勵父親要更多和旅居海外及臺灣的黃埔軍校同學聯絡,并明確表示要直接大膽地交往:“什么都可以談、什么話題都可以說、什么人都可以回來看看,中央保證他們來去自由,在交往述談中國共產黨有什么做的不好的地方,你們當然可以不滿、可以批評。”這次中央精神的傳達,使父親深刻感受到中共調整對臺政策的誠意。在父親的聯絡下,僑居瑞士的原中國戰區陸軍聯軍總司令部中將副參謀長溫鳴劍來到南京,并受到葉劍英元帥的接見。1984年,父親還聯系到了在臺灣的何應欽將軍,他利用第二十三屆奧運會在美國舉辦的機會,委托邱維達將軍帶了一張自己的聯絡名片,名片背面何應欽將軍親筆寫了“又新惠存,何應欽贈”。自從廖承志公開信發表以后,大陸與臺灣的隔絕并非鐵板一塊了,蔣經國先生也通過沈誠密使和大陸保持來往溝通。

  1987年,國家軍委副主席楊尚昆的一封密信通過沈誠送到蔣經國手中,蔣經國先生戴著老花鏡反復閱讀,說出:“中共這次是有誠意的。”1987年下半年,蔣經國下令開放臺灣民眾赴大陸探親以及解除了長達39年的戒嚴,邁出了臺灣當局調整對大陸政策的第一步。

  1987年10月,臺灣當局宣布開放臺灣居民到大陸探親,兩岸打破了自1949年以來長達38年的冰封期,消息傳出后,全臺灣近60萬老家在大陸的退伍老兵和民眾歡欣鼓舞,申請登記的第一天臺灣紅十字會門前就人山人海,人潮幾乎沖破大門。開放后近6個月,登記人數突破14萬人。“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鄉愁永遠是游子們最熾熱的牽掛。上世紀80年代是臺灣經濟發展的黃金時期,大陸當時的經濟發展水平還是比較低的。許多來大陸探親的老兵行李箱里塞滿了他們買的,卻是他們一輩子都舍不得用的東西,他們要帶回老家去,給家鄉的親人。雙腳一踏上祖國的大地,多少人熱淚盈眶,多少人匍匐跪地,高呼:“媽媽,我回來了!”這一切都是當時真實的寫照。然而,由于他們長期受到臺灣當局的不實宣傳影響,對大陸還是有畏懼心理的。那時我家就成了臺胞接待站,許多和我家有關系或是通過友人介紹取得聯系的臺胞來南京,第一站一定是來我家落腳。父親那時十分忙碌,先后接待回大陸探親的海內外黃埔校友及親朋故舊近千人,真的是你來我往熱鬧非凡。大家敘舊情,述經歷,擺家況,慶相會,談論國事、政事、家事,格外親熱。

  海峽兩岸從完全隔絕到對話交流,加強了臺胞對大陸的認識,使得兩岸經濟文化的交流日趨密切,從而更好地遏制“臺獨”勢力的發展。

  

  1988年,陳頤鼎(右二)與臺灣老兵合影。

  隨著臺灣民眾的尋根之旅熱情日益高漲,父親總有一件事縈繞心頭,在海峽的這邊——大陸地區也同樣有著一大群日夜期盼歸鄉的臺籍老兵。這事還得從頭說起。

  1945年8月15日,日本宣布投降,當時國軍第70軍正駐扎在福建境內,下屬75師、107師、預備第9師擔任閩東、閩南、閩北地區守備任務。父親時任70軍副軍長,接到第三戰區司令官顧祝同從上饒發來的命令,赴浙江麗水縉云一帶擔負浙東地區對日受降任務。1945年9月,部隊抵達了浙江中部縉云附近,突然先后接到蔣介石二次急電,命令部隊立即到寧波鎮海集結。顧祝同傳達了詳細指示,要求70軍迅速準備赴臺灣接受日軍投降,光復臺灣。父親深知這是一項重要任務。根據中國戰區陸軍總司令部擬定的計劃,父親于1945年10月15日正式就任國軍第70軍中將軍長。經過詳細周密的部署,父親率領的70軍在二戰同盟國美軍大型巡洋艦隊和兩個空軍飛行大隊的護航下,從寧波港、鎮海港分乘40多艘軍艦向臺灣基隆港駛去。考慮到當時在臺灣還駐扎著日軍海陸空部隊近20萬人,部隊戰士每人配發了三日干糧,始終保持戰斗狀態。10月17日父親率領部隊順利登上基隆港,意外的是竟有20多位日軍將領列隊岸邊恭候國軍70軍的到來,當父親昂首走進基隆港,這些日軍將領立即整齊地行禮致敬。昔日不可一世的“皇軍”曾經的狂妄驕縱蕩然無存。父親想起慘死在日軍屠刀下的無數同胞,心中依然憤恨難消。今日率軍一雪民族之恥,油然生起一股自豪之情。這是父親戎馬生涯中最為榮耀的時刻。70軍浩浩蕩蕩開進臺灣島,臺灣光復了!

  1946年7月,國民政府對部隊進行整編,70軍改為整編第70師,父親改任整編第70師中將師長。父親借此整編契機,為提高部隊素質,果斷裁減了一批老弱病殘的傷兵,并在臺灣全島發布征兵告示,招募有文化的健康青年入伍。一時間,臺灣青年踴躍報名,10天內就現場征集了近萬臺籍青年入伍,整編70師也因此被稱為國軍中的 “臺灣師”。

  1946年10月21日下午蔣介石首次踏上臺灣土地,父親到機場迎接,蔣介石在前往臺北中山堂參加臺灣各界紀念臺灣光復一周年活動時,長達十余里的街道兩側擠滿了歡迎的民眾。蔣介石目睹此景感慨萬千,動情地說:“40年革命奮斗,8年與日本惡戰,現在終于得到了報償!”并在紀念大會上致辭說:“這實在是我平生感到最愉快最光榮的一天。”蔣介石此次赴臺,不僅參觀了日月潭,出席了臺灣光復一周年慶典,還特別巡視了70師所在的基隆港的防務,并接見了師團級以上全體軍官。父親手執花名冊逐一點名,蔣介石逐一過目。接著,蔣介石訓話,向全師官兵表示慰問。蔣介石在臺7日父親始終陪伴左右,蔣介石還特別叮囑父親:“你們都是帶兵的長官,除了會帶兵打仗,還要多讀點書多研究歷史。”并對父親這次整編部隊吐故納新的做法,予以肯定。當時國防部對軍隊編制人員數量、武器裝備均有嚴格限制,但蔣介石對這支增加了高素質新鮮血液的“臺灣師”頗為重視,并予以特別關照,所以整編70師在人員裝備方面遠超其他整編師,兵力達到了16000余人。父親晚年回憶這段歷史時,曾經賦詩一首:“也曾抗敵領雄獅,育將參政未足奇。快意平生唯一事,臺灣寶島受降時。”

  1947年,解放戰爭全面爆發,整編70師于2月調至大陸加強華東戰場的軍事力量,駐守徐州一線,對于這些臺灣籍官兵,這是背井離鄉、告別親人的漫漫遠征。1947年6月,劉鄧大軍遵照中央戰略部署揮師南下,挺近魯西南地區,而后向大別山進擊。蔣介石倉促以整編70師、32師、58師、66師組成第二兵團,以王敬久為總司令增援魯西南,企圖把野戰軍消滅在黃河與運河的三角地帶。7月14日,整編70師由六營集向嘉祥集結時,70師師部的警衛部隊沒有跟隨師部行動,被劉鄧軍隊的騎兵連截獲,師長陳頤鼎與副師長羅哲東等十余人被俘。70師頓時群龍無首,面對劉鄧大軍的凌厲攻勢,70師各部被擊敗,近萬名臺籍官兵隨之接受劉鄧大軍改編遣散,其中大批人被野戰軍收編,后隨軍隊轉戰四方,不少人犧牲在解放戰爭的前線。

  兩岸恢復往來以后,已是耄耋之年的父親心中難以忘懷的是這些跟隨自己從臺灣來到大陸的臺籍官兵,他們也已經到了垂暮之年,他們曾經有過重返祖國懷抱的興奮與榮耀,也有過走向內戰的迷茫,更有著與家人離別的綿綿相思。

  1988年,臺灣當局決定允許滯留大陸的臺籍官兵返回臺灣,但是大陸與臺灣兩方面都有著嚴格的審查制度,許多老兵的檔案早已無法查詢。為此,江蘇省黃埔軍校同學會耐心接待了大批臺籍老兵,父親的住所也因此成了這些臺籍老兵登門拜訪的地方。父親十分體恤老部下經歷的戰爭苦難與心靈創傷,為他們提供親筆證明,耐心接待、悉心照顧。1989年5月,江蘇省臺籍老兵返鄉協進座談會在南京召開,省市領導高度重視,出席致辭并表示熱切關懷,父親和省臺辦、省黃埔軍校同學會為這些老兵竭盡所能提供幫助,為每一位老兵回臺送行。許多臺籍老兵在出發前都會到父親的住處致謝,回到臺灣后每年都會郵寄賀卡禮物,體現出濃濃的情意。

  

  1989年,江蘇省領導與原國民黨臺灣籍老兵合影。

  1990年5月,黃埔1期生鄧文儀率團來大陸參訪,到南京拜謁中山陵,父親以江蘇省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身份出面接待。5月16日晚,父親接到黃埔軍校同學會會長侯鏡如從北京打來的電話。電話里,侯鏡如激動地告知:今天,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接見了鄧文儀,由于考慮到鄧文儀當時在臺的處境,此次會晤屬于秘密性質,何時公布要由鄧文儀自己選擇時日。明天,鄧文儀即將抵達南京。鄧文儀,是國民黨特務組織藍衣社的重要成員,蔣介石秘書處三科即諜報科科長,在國民黨內地位頗高,也是與中共有著宿怨的人,這次受邀赴大陸,受到鄧小平在人民大會堂秘密接見,絕對是非比尋常。兩人曾在莫斯科中山大學同過學,這段陳年往事也成為了鄧小平接見鄧文儀的緣由。1990年10月也就是會晤5個月之后,鄧文儀將北京一事向臺灣傳媒披露。這是鄧小平首次接見來自臺灣的訪客,引起了島內外很大的震動,在中國改革開放經濟轉型騰飛的歷史性時刻,傳遞了北京對和平解決臺灣問題的誠意。兩岸同屬一個中國,就連當年的國民黨的特務頭子鄧文儀都能受到鄧小平的接見,那還有什么事情不是能夠坐下來談的呢?鄧小平說,過去恩怨拋開不說,我們都姓鄧,又是老朋友,什么事都可以商量,大陸和臺灣是一家人,不必再打仗了,打仗對雙方都不好,但是要談“臺獨”是不可以的,我們可以進行國共第三次合作。此次秘密會談也給鄧文儀帶來了很大的政治影響,借此,鄧文儀作為發起人聯合了138位在臺的黃埔同學,于1991年元旦在臺灣成立了中華黃埔四海同心會。從此,海峽兩岸黃埔組織交往密切,大家共同努力,為早日實現祖國的和平統一貢獻自己的力量。

  鄧文儀在南京的三天,父親不離左右,共同回憶往事,父親也了解到了許多故舊在臺的境遇。父親陪同鄧文儀拜謁了中山陵,參觀了南京長江大橋,并舉行座談會,介紹祖國日新月異的發展變化,雙方在真誠友好的氣氛中表達了希望兩岸共同發展,傳承中華傳統,發揚黃埔精神的美好情懷。

  

  1990年5月,鄧文儀(左三)來訪時在南京長江大橋上合影。左四為陳頤鼎。

  1991年4月,鄧文儀率臺灣中華黃埔四海同心會訪問團一行29人再次來到南京,父親陪同他們拜謁中山陵,游覽夫子廟秦淮風光帶,參觀南京侵華日軍南京大屠殺紀念館。父親向訪問團成員詳細介紹了南京保衛戰的具體情況,與江蘇省省長陳煥友、省政協主席孫頜以及相關部門領導共同宴請了訪問團,進行了良好交流。

  “君住長江頭,我住長江尾。日日思君不見君,共飲長江水。”大陸和臺灣不也是這樣嗎?望著滾滾長江,昔日黃埔已經遠去,但黃埔精神是維系黃埔同學和后代們的情感紐帶,是召集廣大黃埔同學和后代的一面旗幟,有了黃埔精神的鼓舞,才有北伐的成功、抗戰的勝利。今天我們發揚黃埔精神,能重新喚起黃埔人心中那未曾失去的光榮與夢想,為推動祖國和平統一,振興中華貢獻自己的力量。

相關新聞

天下黃埔二維碼 請關注微信公眾號
pc蛋蛋外围赌博曝光 亿宝娱乐平台 短信验证领58彩金 特精准五分快三计划网址 赌博限红是什么 北京pk拾赛车软件下载 快速时时是官方吗 三地100期带连线走势图 pk10软件计划可信吗 福利彩票22选5 65期开奖结果 棒球大联盟